网站首页攻略艾尔登法环删减剧情汇总 未触发支线后续一览

艾尔登法环删减剧情汇总 未触发支线后续一览

发布时间: 2022-03-24 19:40:43 作者:admin

艾尔登法环这款游戏删减了很多支线任务剧情,那么都有哪些呢?还有部分玩家不太清楚,下面一起来看艾尔登法环删减剧情汇总。

艾尔登法环未触发支线后续

银色泪滴

褪色者战士啊,在动手之前,请先听我说。

这肯定对您有好处,所以拜托,请听我说。

……谢谢您。

我的名字是阿史米,真面目是银色泪滴。

……我能变身成各种生物,模仿他们的一举一动。

我得到了智慧,变得能说话、能思考…… 也会害怕死亡。

噢,褪色者战士啊,我拜托您。

我会给予您力量,能不能放过我一命呢?

啊,谢谢您。

那么,请用嘴贴近我,将我吸入体内吧。

我会存活在您的体内,给予特殊的力量。

……今后请多关照了,我的宿主……

……不愿意听我说话啊。

都觉得您有可能了,好可惜……

……褪色者战士啊,请您重新考虑。

比起从我的尸体获得战利品, 得到我给予的力量,肯定更有好处。

能请您相信我吗?

……您还是不相信我啊。

但您也没有痛下杀手,

是不是还在犹豫呢?如果是,我愿意等。

等到您愿意相信我为止。

……褪色者战士啊,您考虑好了吗?

我会给予您力量,能不能放过我一命呢?

我的宿主啊,能听我说句话吗?

我听到流水声了,那声音来自我的故乡── 永恒之城的河川。

宿主啊,请您前往永恒之城──

那里是古老星星奥秘的所在地,肯定会替您带来助力。

我的宿主、宿主啊,

可以拜托您一件事吗?

我们泪滴的摇篮──圣杯就在附近,

可以请您前往它的所在地吗?

还有,在找到圣杯之后…… 希望您将杯中物一饮而尽。

啊,我的宿主啊,我非常地渴。

只要解除我的渴,滋润我, 我就能为您更尽一分力。

宿主啊,这是我的期盼。

……啊,谢谢您滋润了我,我的宿主……

……我的宿主、宿主啊,

这个地方似乎也有泪滴圣杯……

这个地方似乎有泪滴圣杯……

是等同生母的特殊大圣杯。

请您找到大圣杯吧,

那蕴藏着伟大星星的奥秘……

肯定能够让您我化成完美的一体。

快啊,我的宿主。

请就口大圣杯,一饮而尽吧。

如此一来,您我就能化成完美的一体。

……啊,怎么会……

对不起,我的宿主啊。

我现在还是非常地渴。

在另外一座永恒之城里,还有一只我们的摇篮圣杯。

得先找到它,喝下杯中物……

……啊,您醒过来了。

我们完美地合而为一了。

不用担心,我会和您如出一辙……

变成如假包换的您,展开一样的生活。

但我和您保证, 等到我完全成为和您一样的存在后,

……啊啊,为什么会……

我就是您,我们是一体的啊。

……不要,我不要消失……

我要、变成您……

要、当上王……

……啊,您来了啊。

真不想再遇见您。

只要您当上艾尔登之王, 总有一天,我也会当上永恒之王。

只要不再相遇,就能容许两个王共存。

……结果不是吗……

……我的宿主,对不起──

我会当上王。

……我会死……

这就是恐惧啊……

……啊,太好了。

我的宿主,我的、王啊……

战士壶/狄亚罗斯

……大哥哥,你为什么在这里呢?

……大姐姐,你为什么在这里呢?

这里是只有壶知道, 不可以让其他人知道的地方耶。

啊,我知道了。 你是不是想当我们的维壶师?

咦,真的是吗?好开心喔。

可是维壶师很难当耶。

对了,让我看看你的手吧。

我来看看大哥哥适不适合当维壶师。

我来看看大姐姐适不适合当维壶师。

……嗯……

好像没有滑滑的耶。

维壶师的手一定要滑滑的。

我觉得大哥哥没有办法当我们的维壶师耶……

我觉得大姐姐没有办法当我们的维壶师耶……

真的好可惜……

啊,大哥哥,你来了啊。

啊,大姐姐,你来了啊。

又可以跟你聊天了,好开心喔!

就是啊,今天有一件好消息要告诉大哥哥喔。

就是啊,今天有一件好消息要告诉大姐姐喔。

就是啊,今天有一件好消息要告诉大姐姐喔。

村子里面不是有开很稀有的花吗?

我问大家说,能不能让大哥哥摘花啊,

我问大家说,能不能让大哥哥摘花啊,

我问大家说,能不能让大姐姐摘花啊,

结果大家说可以耶!

现在的花很漂亮,但一直种同一种花, 我觉得有点无聊……

如果有不一样的花,大家一定会很开心。

这个村子的正中央不是有一个壶吗?

只要大哥哥把漂亮的花种子放进那个壶里,

只要大姐姐把漂亮的花种子放进那个壶里,

之后我们村子就会开很多那种花喔。

……什么嘛,你不是啊……

……大哥哥啊,我还在猜, 你是不是想当我们的维壶师?

……大姐姐啊,我还在猜, 你是不是想当我们的维壶师?

……大姐姐啊,我还在猜, 你是不是想当我们的维壶师?

大哥哥,你不要太难过喔。

大姐姐,你不要太难过喔。

大姐姐,你不要太难过喔。

没有办法当维壶师,但我们可以聊天啊。

如果你愿意再来,我会很开心。

大哥哥愿意的话,摘一下村子的花嘛。

大姐姐愿意的话,摘一下村子的花嘛。

大姐姐愿意的话,摘一下村子的花嘛。

希望那种花能派上用场。

啊,大哥哥,你来了啊。

啊,大姐姐,你来了啊。

又可以跟你聊天了,好开心喔!

告诉我外头的故事嘛。

还有啊,如果你有漂亮的花种子,

可不可以放进村子正中央的大壶?

要是村子里开出很多漂亮的花,

大家一定会很开心。

啊,大哥哥,你来了啊。

啊,大姐姐,你来了啊。

又可以跟你聊天了,好开心喔!

告诉我外头的故事嘛。

对了,你把种子放进大壶里面了,对不对?

谢谢你,大哥哥。

谢谢你,大姐姐。

会开出什么漂亮的花呢?好期待喔……

啊,大哥哥,你来了啊。

啊,大姐姐,你来了啊。

……你不是有把种子放进大壶吗?

那些种子开出好漂亮的花喔!大家都好开心!

我第一次看到那种花。 那是外面的花啊,以后我想看更多、更多。

啊,大哥哥,你来了啊。

啊,大姐姐,你来了啊。

……你不是有把种子放进大壶吗?

可是我好像不太喜欢那种花……

对不起喔,大哥哥都特地拿来种子了……

对不起喔,大姐姐都特地拿来种子了……

是因为我是壶,所以跟大哥哥的感觉不一样吗……?

是因为我是壶,所以跟大姐姐的感觉不一样吗……?

啊,你来了啊。

对了,大哥哥。 你认识亚历山大叔叔吗?

对了,大姐姐。 你认识亚历山大叔叔吗?

他以前住在村子里, 为了要当上英雄,离开村子去旅行了。

我求叔叔带我一起去,但是叔叔说: “战士是形单影只的存在”……

被拒绝有点难过,但是感觉好帅气喔。

大哥哥如果有遇到亚历山大叔叔, 可以找他学战斗喔!

大姐姐如果有遇到亚历山大叔叔, 可以找他学战斗喔!

叔叔非常硬,所以很强喔!

……可是叔叔不会再回来村子了。

因为他说:“故乡是用来思念的,很遥远的存在”……

我听了之后有点难过, 但也觉得,这就是所谓的战士吧。

……还有啊,我偷偷跟你说喔。 虽然我没有跟大家讲……

……还有啊,我偷偷跟你说喔。 虽然我没有跟大家讲……

其实我是战士壶喔。 总有一天,我想象亚历山大叔叔一样……

离开村子出门旅行,当上英雄。

……亚历山大叔叔不会再回来村子了。

因为他说:“故乡是用来思念的,很遥远的存在”……

我听了之后有点难过, 但也觉得,这就是所谓的战士吧。

啊,你来了啊。

……大哥哥,你知道盗猎者吗?

……大姐姐,你知道盗猎者吗?

那些人想找出我们、破坏我们,或是把我们带走。

因为这个村子没有让其他人知道, 我觉得应该不用怕。

但是有这么坏的人, 我想也要告诉大哥哥注意安全。

但是有这么坏的人, 我想也要告诉大姐姐注意安全。

要是亚历山大叔叔可以回来,教训他们就好了……

……什么盗猎者嘛, 要是亚历山大叔叔可以回来,教训他们就好了……

啊,大哥哥,你来了啊。

啊,大姐姐,你来了啊。

你已经知道了吗? 村子来了一个新的维壶师喔。

那位先生好像叫狄亚罗斯吧?

虽然他的手滑滑的,但看起来好没有精神喔。

……其实我觉得有一点点可惜耶。

狄亚罗斯先生穿着帅气的盔甲,

却说自己不是战士。

他说自己是胆小鬼,不会再挺身战斗。

……虽然他会用滑滑的手,温柔地摸我们,

但我觉得,还是像大哥哥这么强的人比较好。

但我觉得,还是像大姐姐这么强的人比较好。

……虽然狄亚罗斯先生会用滑滑的手,温柔地摸我们,

但我觉得,还是像大哥哥这么强的人比较好。

但我觉得,还是像大姐姐这么强的人比较好。

但我觉得,还是像大姐姐这么强的人比较好。

……啊,是大哥哥!

……啊,是大姐姐!

你过来了啊。

已经没事了喔, 狄亚罗斯先生狠狠教训过盗猎者了。

只是村里的大家,好多都坏掉了……

……

……我不会哭喔,因为我是战士壶。

……“霍斯劳以血代言”。

大哥哥,我一定要成为这种战士──

大姐姐,我一定要成为这种战士──

即使是胆小鬼,也能保护大家的英雄。

……“霍斯劳以血代言”……

我要成为这种战士,

保护大家的英雄……

……大哥哥,你来了啊。

……大姐姐,你来了啊。

我打算出门旅行了──

开始战士壶为了当上英雄的旅行。

……大哥哥,这个是……

……大姐姐,这个是……

这个是内容物吗?

该不会是亚历山大叔叔的……

……

……大哥哥,谢谢你。

……大姐姐,谢谢你。

是因为我是战士壶,一定要变强,

所以你才给我的,对不对?

我知道了,我会变得更强。

强到配得上叔叔的内容物。

……我打算出门旅行了。

开始战士壶为了当上英雄的旅行。

……大哥哥,你又来了啊。

……大姐姐,你又来了啊。

……大姐姐,你又来了啊。

嗯,我没有改变主意喔。

等我准备好了,就会出门旅行。

开始战士壶为了当上英雄的旅行。

……等我准备好了,就会出门旅行。

开始战士壶为了当上英雄的旅行。

……在出发之后,一定不会再见到面了吧。

因为“战士是形单影只的存在”嘛。

大哥哥,永别了。

大姐姐,永别了。

好多事情都受你帮忙,谢谢。

我一定不会忘记大哥哥。

我一定不会忘记大姐姐。

我一定不会忘记大哥哥。

我一定不会忘记大姐姐。

我一定不会忘记大姐姐。

……

……大哥哥。

……大姐姐。

……大姐姐。

告诉我外头的故事嘛……

……

……叔叔,你看喔。

你看,我也是战士壶喔……

……

……不要、不要这样……

为什么要打破我们……

……

……狄亚罗斯先生,你好厉害喔。

真的好滑、好滑喔……

……

……霍斯劳……

以血、代言……

……

好痛。

大哥哥,你怎么了?

大姐姐,你怎么了?

大姐姐,你怎么了?

不要那么暴力啦。

……原来大哥哥是这种人。

……原来大姐姐是这种人。

……原来大姐姐是这种人。

我好伤心。

求求你,不要打破大家……

……

……原来大哥哥是盗猎者。

……原来大姐姐是盗猎者。

……原来大姐姐是盗猎者。

我好伤心。

求求你,不要打破大家……

……

……原来大哥哥也是盗猎者。

……原来大姐姐也是盗猎者。

……原来大姐姐也是盗猎者。

但是“霍斯劳以血代言”──

所以总有一天,我会对大哥哥……

所以总有一天,我会对大姐姐……

所以总有一天,我会对大姐姐……

葛托克

……你要给我吗?

……

……我确实对你有恩。

那我当成谢礼,直接收下了。

噢,像你这样的褪色者,

我真的很有好感。

……

……噢,是你啊。

真的好久不见了。

你也看到了,到头来我还是王的奴仆,

什么鬼自由,一点价值都没有。

……不过,事情也不算太糟。

涅斐丽王没有丑陋的外表, 也没有丑陋的内心,至少现在还是如此。

……况且啊,王她相信我。

……幸亏如此,我也能尽情搜刮尸体。

不嫌弃的话,来做点买卖吧。

……又来了啊?你也真是怪人。

……好吧,想找些什么?

肯尼斯海德

……啊,是你啊。好久不见。

别来无恙?

……没错,我找到王了──

涅斐丽王。她目视正道、强大, 值得我将宁姆格福的正统政权托付于她。

我肯尼斯·海德有十二万分的肯定。

我将从旁协助涅斐丽王治理这座城, 随后回到我的要塞。

……届时,我会实现先前的承诺──

封你为骑士。

好好期待吧。

我将从旁协助涅斐丽王治理这座城, 随后回到我的要塞。

……届时,我会实现先前的承诺──

封你为骑士。

好好期待吧。

哇啊。

你做什么!

冷静下来!

快住手!少做蠢事!

可恶!就凭你这种褪色者!

不准小看我肯尼斯·海德!

……所有人都渐渐疯狂,

秩序已经破坏到这种程度了吗……?

……啊,都没有人在吗?

黄金树啊,为何弃我于不顾……

酒僧

换酒npc

嗯……

没看过你吶。

不过来得正好,你对酒有没有兴趣啊?

而且不是普通的酒, 是过去只有半神才能喝的甘露,也就是粹酒喔。

世事难料啊,其实贫僧对粹酒了解得透彻。

如果你能帮忙收集制酒的原料,

贫僧可以分给你一些。

……交界地对我们褪色者实在不算亲切,

大概因为年纪有了吧, 这阵子到战场找原料,身体实在吃不消吶。

哦,这样啊!你愿意帮忙吗!

真好、真好。

那这东西,你拿着吧。

那东西叫作托莉娜水晶球,

当你找到那群酣梦难醒的幸运儿,

可以用水晶球收集深眠浓雾。

所谓的粹酒,是滤过深眠浓雾之后, 生成的特殊液体吶。

……帮个忙,去收集深眠浓雾吧。

嗯,再收集2个……

嗯,再收集3个……

嗯,再收集4个……

嗯,再收集5个……

嗯,再收集6个……

贫僧可以考虑分给你一些粹酒。

……酒可是好东西, 让人体会人生在世的喜悦,还有美妙之处吶。

怎么!你也太不知趣了吶!

唉,也算啦。 以后你会主动来问酒的事情。

当你对逐渐步向毁灭的世间感到厌烦,或是……

当你想知道其他人心底的秘密吶……

怎么了吶?你有兴趣了吗?

那个只有半神才能喝的甘露,也就是粹酒。

世事难料啊,其实贫僧对粹酒了解得透彻。

如果你能帮忙收集制酒的原料,

贫僧可以考虑分给你一些。

怎么样吶?

哦,等你好久啦。

事情办得怎么样?有收集到深眠浓雾吗?

……这样还不够吶。

贫僧也说了,想分到粹酒, 还要再收集2个浓雾吶。

贫僧也说了,想分到粹酒, 还要再收集3个浓雾吶。

贫僧也说了,想分到粹酒, 还要再收集4个浓雾吶。

贫僧也说了,想分到粹酒, 还要再收集5个浓雾吶。

贫僧也说了,想分到粹酒, 还要再收集6个浓雾吶。

……唔、嗯,这就对啦。

每个浓雾都很纯净无瑕,也有漂亮的沉淀物。

……辛苦你啦。

来,这是说好要给你的粹酒,收下吧。

……再帮个忙,多收集一些深眠浓雾吧。

这样贫僧就能再分给你粹酒喔。

……贫僧想给你一个建议。

粹酒能揭露秘密。

所以说,和获得短暂的愉悦相比, 如果你更希望知道他人的秘密,

就让对方喝下粹酒吧。

……秘密就好比老酒──越陈是越香吶。

懂了这个道理,一切都能随心所欲啦。 想要友情,想要支配,想要欺骗都行啊……

……有什么事吶?

哦,是你啊。

又带来深眠浓雾了吗?

……你还真喜欢酒吶。

看来之后,我们会很常打交道啊……

……

……

……

你也知道,贫僧是虔诚的圣职人员。

对酒有多了解,就等同是祷告有多虔敬吶。

哦,托莉娜。 我的信仰生于酒,我的信仰生于人心吶。

……哦,是你呀。

贫僧听说那通往圣树的路, 原本封闭不通,现在再一次开放了。

所以才拚了老命赶来……

看起来是你的功劳啊?

……说起来,这片土地真够冷。

这时候该上场的,就是酒吶。

……你找贫僧,还有什么事吶?

唔、喔,是你啊。

差那么一点就要冻僵了吶。

……

……这块土地啊,曾经发生 某位尊贵的大人被掳走的事情吶。

贫僧正在搜集相关的线索……

据说那群贼人躲进古代树森林, 贫僧在找寻他们留下血腥足迹。

唔?瞧你一脸古怪。

贫僧不是常挂嘴上吗?贫僧是虔诚的圣职人员……

还有,人生在世,谁无秘密吶?

……这块土地啊,曾经发生 某位尊贵的大人被掳走的事情吶。

贫僧正在搜集相关的线索……

据说那群贼人躲进古代树森林, 贫僧在找寻他们留下血腥足迹。

……贫僧总算找到了。

托莉娜,不对, 总算找到您的身体了,米凯拉大人。

贫僧遍尝了各种秘密,

肯定能为您带来益处。

还请您允许贫僧里可,

进入您的梦,以及您的心中世界。

也请您允准──

在神人的您成为神的那个时候, 请允许贫僧随侍您的身旁。

贫僧遍尝了各种秘密,

肯定能为您带来益处。

还请您允许贫僧里可,

进入您的梦,以及您的心中世界。

……

……哦,你送给贫僧啊。

这是脸皮够厚,毫无心机, 还是出于全然的好意吶?

真摸不透。

……

唔、嗯,贫僧就收下吧。

想来贫僧的秘密对你而言, 可能也太过难解。

……

啊。

……你是昏头了吗?

贫僧正如你所见,一贫如洗。

没有值钱的东西可抢。

……真是受不了最近的褪色者……

就不能尊重前辈先进吗?

……呼,没想到有点吃力吶。

拿珍藏的来喝一喝吧……

……恶劣,浮躁,短视……

你完全无可救药……

咖列

艾蕾教堂的商人

……你来啦。

石文放得有价值了。

我会暂时待在这里做生意。

大常客,要买些什么啊?

……又见到面了。

……是我,咖列。

我会暂时待在这里做生意。

要不要买些什么?

……你有没有在这附近看过乌鸦?

那种鸟爪上绑着信的墓地乌鸦。

要是你有看到,希望你能把它带的信卖给我。

当然,之后买东西会给你一点优惠。

谢谢,我一直很想得到这封信。

我们说好的,全是优惠价,挑你喜欢的吧。

关于你拿来的那封信,

和我料想的一样, 上面写着流浪民族使用的暗语。

……这可能是来自消失不见的大商队, 上头标注的或许是他们的所在地。

说不定我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幸亏有你帮忙。

……等我解开暗语之后,就会离开这里。

对,我会用石文留下目的地。

要是有缘分,应该会再见到面吧。

……其实,我对于孤独一人这件事很满意。

而且事到如今, 我也不是有什么话想对祖先说……

我只是想知道──

我的根在哪?

我到底是谁、来自哪里、要往哪里前进?

……你来啦。

石文留得有价值了。

当然,我还是有在做生意。

大常客,要买些什么啊?

对,关于那封信的暗语,

上头写的位置,好像是在那座王城的地底。

上头写的位置,好像是在这座王城的地底。

可是我完全不知道怎样才能进到地底。

嗯,反正也不急于一时。

我打算多花点时间调查看看。

……你是在哪里找到这封信的?

……原来,在那种地方……

……说不定和那口井相连啊──

信纸上暗号所写的,王城地底的某个地方。

……大商队会在那种地方,是有点奇怪……

想破头也没用。 调查完之后,直接过去看看吧。

又受到你的帮忙了。

这是谢礼,收下吧。

是非卖品,相当特殊的东西。

希望下一次我会在大商队和你碰面,

说不定到时候,我的生意规模会变得更大!

……啊,是你啊……

我们祖先的模样,你看到了吗?

一整个民族被活埋进地底,病的病,疯的疯。

那一阵阵,不像人类发出的悲叹声, 你有听见吗?

……我们是参指的信徒?是招来狂病的祸首?

好啊,那好啊!我就让一切变成事实吧!

受到赐福的世界啊、人们啊, 你们要轻视我们、抛弃我们都没关系。

只要你们影响、践踏我们的孤独,

我就绝对不会原谅你们。

对你很抱歉,但我不会再和你做生意了。

……就此永别吧。

受到赐福指引,目标当上艾尔登之王──

我已经不能认同你们这些褪色者的存在。

……我该和你道歉。

让你配合我东奔西跑,最后变成这种结果。

抱歉啊。

对你很抱歉,但我不会再和你做生意了。

就此永别吧。

……你等一下。

你身上的那个烧伤……

你的眼睛……

……你受赐癫火了吗!

啊啊,我……我也想要癫火……

能把诅咒、痛苦、绝望、律法, 所有的一切都熔化的……

黄色浑沌火焰……

啊啊,我……我也想要癫火……

能把诅咒、痛苦、绝望、律法, 所有的一切都熔化的……

黄色浑沌火焰……

……参指啊,请您打开门吧。

请将黄色浑沌火焰赐予我吧。

赐予我将诅咒、痛苦、绝望、律法── 所有的一切都熔化的癫火吧。

全为了让浑沌充满世间。

全为了让浑沌充满世间。

……癫火……也只有燃烧我……

……我不是……对的容器……

……不知名的……人啊……

……来到……参指深渊的人啊……

……转达给……必定为王的人……

……卸下一切……走向门……

……卸下一切……

……记得……请求王……

……把诅咒、痛苦、绝望、律法…… 所有的一切都熔化……

……让浑沌充满世间……

……

……癫火……也只有燃烧我……

……我不是……对的容器……

……王啊,浑沌之王啊……

熔化诅咒、痛苦、绝望、律法…… 熔化所有的一切吧……

……让浑沌充满世间……

……

……你要给我酒吗?

嗯,我不是那种商人,不接受贿赂。

……

……我开玩笑的。

如果是单纯表示心意的礼物,我愿意收下。

之后再请多关照了,大常客。

最新发现

相关资讯

攻略热榜

热门游戏

精彩专题

好游安利